载入中...
 
 
 
我们的故事*(五十五)一只蝼蚁
[ 2012-9-18 15:47:00 | By: 夏越昆仑 ]
 

我们的故事(五十五)

                           一只蝼蚁
    晨练之后,大汗淋漓。我们坐在石阶上休息。微风拂面,阳光明媚。惬意地享受它们带给我们的温情。
    这时候,一只蚂蚁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它正在接近女儿。我不屑一顾,将它弹到地上。这动作,对我们来说,不费吹灰之力,不过是轻而易举,一只手指的一个关节轻轻动了一下而已。
    它仍然存在在我们的视线里。只不过从我们坐着的几十厘米高的台阶上滚入我脚下的马路砖上;只不过是先前爬着,现在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而已。
    我鄙夷:蝼蚁就是蝼蚁,在强大的人类面前,这样的生命的存在有何意义!看看,我的举手之劳,便将你置于死地!
    一阵疾风迎面,将我的视线转移于女儿。我们漫无边际地聊着天,不知不觉,十几分钟过去了。不经意间,我又看到了那只蚂蚁。“看,蚂蚁居然活了!”女儿也注意到了。只见它在马路砖上不断翻滚,折腾。一会儿像在铁扇公主肚子里翻腾的孙悟空,一会儿像从几十米高的跳台上飞越而下的跳水冠军,一会儿又像是一位展示醉拳的武林小生……   
    那动作,那幅度,俨然一位挣命者!
    在经历了几十分钟与死神的拉锯战之后,它胜利了。在砖缝里稍事休息之后,它摆了摆触角,弹了弹腿,弓了弓身体,确认完全安全之后,它再次出发了,像一位初学走路的孩子。
    视线再也无法从它身上移开。它小心翼翼地爬着,触角也在不停地摆动。似乎是找到了它的路。好像舒了一口气,它不再犹豫,而是从容不迫。步履中带着欣喜,带着骄傲,也带着淡定。
    正当我们都为刚才不妥的举动感到后悔、为蚂蚁的复生感到欣慰时,它在一块瓜子皮前停下了脚步。原来是这块瓜子皮上的一根草坯吸引了它。我很纳闷:“它是准备搬用草坯吗?这个有什么用?”“不,这应该是一根五香瓜子皮上的一部分。”
    在经历了周密的打探后,它开始围绕着草坯打转。终于找到了下脚处,它试着将草坯拖起来,经过几次失败后,它调整好了角度,终于将它高高举起并慢慢行走时,我们同时发出欢呼声并不由自主为其鼓掌。
    就这样,它亦步亦趋,虽然沉重,也还算顺利。我们也像守护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一样守护着它,不让它遇到外敌或再遭遇不测。或许是它已经完全掌握了技巧和方法,或许是它的身体状况已经完全恢复,它的脚步越来越轻盈,那根我不能确定是草坯还是瓜子皮的小棍子已经被它斜扛起来。看着它的样子,一阵阵铿锵有力的锣鼓声伴着咚咚咚的脚步声,还有人们的助威声,欢呼声,爆竹声,由远而近传入我耳中。与此同时,我也看到了一列从战场上胜利归来的、扛着一面五星红旗、一边呐喊,一边雄赳赳、气昂昂地向人们走来的英雄的队伍!
然而,对于这只身躯仅仅几毫米、体重仅仅几克的小蚂蚁来说,“道阻且长”、“道阻且跻”、“道阻且右”。果然,在它的行进中,马路砖的凹凸不平的花纹显然成了它这段征程上的千山万壑。每经过一道山或沟,都需要它付出艰辛的努力。正当我们为它跨越一个个“山陵丘壑”而欢呼时,它已再次来到一条深深的、潮湿的“沟壑”前。我们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上。只见它像先前一样,将触角探入沟壑,无奈触角太短,无法深入“谷底”。不过,经过几次探测之后,它好像心里有了数,开始了前进的步伐。它小心翼翼地将脚步伸了下去,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于是稍稍停下了脚步,再次向谷底张望了一番,又似乎把那根草坯颠了颠。在做完这些之后,它信心百倍地再次出发。
    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轰隆隆……
仿佛一阵雷鸣电闪,接踵而来的“滂沱大雨”劈头盖脸从天而降,它什么也不知道了……它重重地跌落谷底,一同跌落下来的还有那根草坯,它被斜插到了峡谷中。完了,这次一定完了……我是心像被钳子牢牢拧着。女儿抓紧了我的手,满脸惊恐地望着我,那是一双满眼热泪的眼睛,充满了绝望,又充满了求助,我不敢正视她的眼睛,只有攥紧了她的手,轻轻拍拍她,将她揽入我怀里。此时此刻,我们除了等待,还是等待……
    “它动了!”十分钟,也许是八分钟,也许是十五分钟,对于我们来说,似乎经历了一年。的确,它的脚在动!翻身,打滚。这些似乎是它再熟悉不过的了。此时此刻,我已经没有勇气注视它痛苦地挣扎。
    经历了漫长的折磨之后,它似乎完全清醒了,开始寻找它的草坯。找到了!还是重复先前的动作,抓,推,拖,扛。想爬上“山崖”,对于两次负伤的它来说,困难可想而知。我完全不能自已,不假思索,便将用拇指和食指指甲夹起了那根草坯。它像一位斗士一样狠命抓住不放,这正是我想要的——顺势将它和草坯一起搬运到山谷对面——然而我错了。当这根草坯完全离开地面时,它掉落下去,只留下一根草坯在我手上,我这才有幸看清了它的“面目” ,的确是五香瓜子皮上的一部分。等到我再次看它时,它正像一头丢了孩子的母狮一样四处打转四处撞头四处“叮咬”。我得意地笑笑,将瓜子皮递到了它的脚边。可就在瓜子皮触到它的脚的一霎那,它猛地将整个身体蜷缩成一团,然后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它以为你要伤害它,在装死呢。”“呵呵,好可爱的小家伙!没事,我是帮你呀,快还你的东西。”可无论我怎么用瓜子皮触碰它,它岿然不动。我又将它聚到它的触角和嘴旁,都无济于事。它终于装不下去,猛地起来,匆匆向另一个方向爬去,我追着它叫着:“嗨,别跑,还你东西!”可它除了像惊弓之鸟一样拼尽全力跌跌撞撞地奔跑之外,对我的话置之不理。这根瓜子皮还在我手上。它完全不顾这个它为此险些送命的东西了。“它怎么就不要了呢?”我自言自语。“比起性命来说,瓜子皮算得了什么。如果它连性命都顾不得了,它还会要别的一切吗?”一个声音幽幽传来。
    无法言表的失落……我这才知道,其实,我从来没有真正注意过这类生命!
    回家后,我急不可耐地想要了解它。“蚂蚁是完全变态型的昆虫,要经过卵、幼虫、蛹阶段才发展成成虫,蚂蚁的幼虫阶段没有任何能力,它们也不需要觅食,完全由工蚁喂养,工蚁刚发展为成虫的头几天,负责照顾蚁后和幼虫,然后逐渐地开始做挖洞、搜集食物等较复杂的工作,有的种类蚂蚁工蚁有不同的体型,个头大的头和牙也发展的大,经常负责战斗保卫蚁巢,也叫兵蚁。”“它所举起的重量,竟超过它的体重差不多有100倍。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举起超过他本身体重3倍的重量……原来,蚂蚁脚爪里的肌肉是一个效率非常高的“原动机”,比航空发动机的效率还要高好几倍,因此能产生相当大的力量。供给“肌肉发动机”的是一种特殊的燃料。这种“燃料”并不燃烧,却同样能够把潜藏的能量释放出来转变为机械能。这种特殊“燃料”的成分,它是一种十分复杂的磷的化合物。这就是说,在蚂蚁的脚爪里,藏有几十亿台微妙的小电动机作为动力。”“蚂蚁不但视觉极为敏锐,它们还可依靠嗅觉来辨认归途。”……
    看了这些,我彻底震撼了!谁说“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翻开词典看看与蚂蚁相关的成语:“白蚁争穴、蜂扇蚁聚、蜂屯蚁附、蜂攒蚁集、堤溃蚁孔、蜂营蚁队、蜂拥蚁聚、如蚁附膻、蚁溃鼠骇、蚁穴坏堤、蚁集蜂攒 、蚁附蝇集、蚁附蜂屯、 蚁斗蜗争、蚁萃螽集 、热锅上蝼蚁 、蚂蚁缘槐 、 蜂合蚁聚、 蜂趋蚁附、蜂窠蚁穴 、白蚁争穴 、蚁穴自封 ………”多得不计其数,可有几个是褒义词呢?
    真正走近蚂蚁,难道,你不该为微不足道的蚂蚁喝彩吗?你又何尝不为人类的渺小而感慨?
    人类生存需要大自然,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之间本应该和谐共处!
 
 
发表评论:
载入中...
 

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最 新 相 册
我 的 好 友
载入中...
我 的 圈 子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