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我们的故事(五十六)大山,我们握个手吧
[ 2012-9-18 15:53:00 | By: 夏越昆仑 ]
 
我们的故事(五十六)大山,我们握个手吧
周六清早,将一周来凌乱不堪的房子好好打扫了一遍。正准备享受这清新又洁净的早晨,收到死党短信:我们去爬山吧。好啊!分头行动召集朋友。童心关机,老二装修房屋,活动夭折,颇令我失望。只好关起心来,洗衣买菜做饭吧。还没行动,童心起床,听说要爬山,欣然不止。于是,我们的计划重新启动。
接人,上山。
已是十一点半,天气突然热起来,山也亮起来。我抚摸山壁,先与大山打个招呼。
童心十包九裹,大家也都劝我包裹严实些,我除了一副眼镜没有其他包装。我愿意享受日光浴,反正我已黑到了极致,再多晒些阳光也无大碍。不觉已到了山顶,坐在山上,抚摸山身,除了稀稀疏疏的山草和那些已残败了的碎花之外,没有任何可以遮阳的树木。山背面脚下的沟壑蜿蜒向前,曾经下去过两次,很觉那沟壑中别有一番情趣,于是鼓动大家去走走。不想走已经走过的山路,我带头选择了另一边下山,杂草间有条被雨水冲刷的路,我们沿着此路下去。不曾想那些活动的石块不时让我们惊出一声冷汗,我们只好贴近山壁行动。正在得意这条路一定是我们第一次走的时候,见到了人迹,让我们颇有些失意。终于下到山沟了,我们为已经翻越了一座山而得意。走到前两次休息的地方,我们选定了石块围成圈坐下来,补充点能量,紧张的心情也逐渐放松。这才开始欣赏这大自然的馈赠。
这是条足够宽敞的山沟,被山洪冲击遗落下的石头大小不一地散落在这深山之中,尽管洪水早已干涸,但我们随处可见水的影子。抬头望去,两旁的山壁上悬挂着一些似落非落的石块,突兀而起,昭示着下一场洪水的力量。一缕缕杂草拖着长长的茎叶倒悬在山壁上,炫耀着他们的柳眉细腰,只等山沟有洪水之时好浣妆梳洗再照个影儿,看看是否满意于自己的装扮——顾影自怜是否就是这么来的?——紫色、黄色、蓝色、白色的花如散碎银子散落在山上,星星点点如灯影闪烁,与青色的石壁相互映衬,尽管少了红色的花,也不缺乏山间情趣。几株小树出没于石岭之中,瘦弱的躯体挺立在风中,遥望如一顶雨伞遮蔽着它脚下的一方圣土。就在整座大山都在太阳的炙烤中,我们却在享受着浓荫满地。这才注意到我们的背后,居然是一颗庞大的山杏树。虽没有枝繁叶茂,但那旁逸斜出的树枝足以为我们遮风挡阳;虽没有屈曲盘旋的虬枝,但那斑驳陆离的树皮足以说明它的沧桑;虽没有顶天立地的气概,但那潇潇洒洒的态势足以让人心境开阔。浓郁的山杏树肆无忌惮地展示着自己的英姿,在这大山深处,无拘无束地生长着,没有人与他争天地,没有人与他相抗衡,有的只有他与自然的较量。在这场较量中,它减少了叶子,增加了自己细密的树枝 ,失去了原有的绿色,披上了一件褐色的山的外衣。几片稀疏的树叶也已小到不能再小。而最可敬的是他的树干。大自然给了他无穷的力量,让他从此处诞生,也给了他本色的要长高长大的力量让他无遮无拦地生长,然而大自然却忘了告诉他这里有如猛兽般的洪水随时冲击着它让他随波逐流,这里有肆无忌惮的山风随时随地让他倒下,这里还有山体摇动产生的落石如飞来横祸般随时让他趴下,这里也有飞鸟啄食他的叶子,有毛虫爬上他的枝干钻进他的身体……然而山杏树全然明白。他还是毅然决然与他们想抗衡。为了让 自己强大起来,他栖息于石块之上,蹲踞着、蜷缩着,努力压抑着内心的那股抵挡不住的生长的力量。于是,内在的力量与外在的力量在他身上纠结着,缠绕着,撕扯着,挣命着。终于,那股积聚在体内的要长高要长大的力量难以抵挡他内心为了保存下来的那份长远的意志。他的躯干留下了一个个释放挣扎与压抑紧缩相互决斗的痂,如毒瘤般可怕,如磐石般坚硬,也让他的整个身体伤痕累累。就这样,他活下来了,他高傲的仰视着蓝天,也忠诚地守护着大山。然而更让我们吃惊的是他的根。一根根长长的树根从石缝间生长出来,伸向四面八方的土地之中。裸露在土地之外的部分早已丝毫不见树根的影子,虽没有他的干那样粗壮,但也全然不是一般的树根。粗糙的树皮下似乎隐藏着无数弹片。一颗颗幼苗在风中摆动着瘦弱的身躯,他们的家就在这些树根之上。这样横七竖八地绵延,不知尽头。难怪这棵树能够这样强大这样霸气!
我的兴致完全被这株树调动起来。再次欣然起行时,我们决定往大山更深处前进。迂回曲折的沟壑不辨方向地将我们带进了大山,时而如履平地,时而手脚并用,时而攀岩过壁,时而半立石缝。
不知走了多久,我们脚下的石头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光滑。这一定是洪水肆虐的地方。我们更加小心谨慎,看看越走越远,体力也已消耗得差不多,我们商量好回时按原路返回。猛抬头,正前方的一座大山熠熠生辉,“如镜之新开而冷光之乍出于匣也”,又“如倩女靧面而髻环之始掠也”。我们个个精神百倍,没有了先前的斯文,没有了先前的顾忌,也放下了先前的拘束。爬,拉,推,拽,抓,蹬,所有的功夫都用上了。
呀!我们的眼前,是一整块巨大的石头,平整而光滑,温热而亲切。我和童心不由自主躺了下来。山是这样高,天是这样蓝,人是这样好,心是这样静。一切都是这样和谐。就这样静静地躺着,闭了眼,我已身处云端,整个身体飘忽起来,除了蓝天,白云,世界完全属于我一个人。走了,五点了。死党在远处叫。我们没动,也没答应。我们仍然在尽情享受着这份惬意与宁静。此时此刻,顺其自然,亦仙亦圣;身处大山,似真似幻;腾云驾雾,筋斗八万;攀岩越岭;翻山十步;一切皆空,佛在心中;万事俱去,心无杂念。天做被子山做床,望峰息心;云托心意日寄情,窥谷忘反。
天色越来越晚,我们不得不出去了。尽管已经非常疲惫,我们还是想开辟新路。再越一座山,顺着山势,我们深一脚,浅一脚,连滚带爬,我们在一株树下休息。眼前又是一株刚刚遭受过洪水袭击的弯弯扭扭的小树。它很快成了我们的话题。“这么深的山沟,它们长在这里,要经历风吹雨打,还要遭受巨石袭击,却能够顽强地活下来。说不定一生也见不了几个人,他们活着有什么意义呢?”“是啊,不过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了。”“也许他们自身并没有非要活着,是自然选择了她,因此她的存在不过是顺应自然。既然这样,她就只能活着,既然要活着,就该怎样活就怎样活,哪怕生在山沟里,哪怕一生不见一个人,也就这样顺其自然地活着。对于他们来说,也许一生能够见到一个人,已经足够了甚至已经是很奢侈的了。”
再次启程,终于到了平地,抬眼却看到了我们那座早已熟悉了的城市在烟雾缭绕中喧腾。原来我们翻了大半天山才走了这么远啊。
终于走出了大山。再回头,我与大山握手:再见了,大山,我还会来的。
很快走上了熟悉的道路,我们余兴未尽,提议从森林公园走出去。先在湖里泡个脚,再上路,舒服多了。走在路上,不经意间一回头,饥渴难耐的我们再一次被眼前景象惊呆了!
远处,层层叠叠的大山在夕阳中静默着,雄伟壮观的的武当庙坐落在大山的怀抱里,金碧辉煌的“佛”字躺在山岩上,高低起伏的山势,几座亭子与吊桥遥相呼应。在他们的前方,一排排垂柳斜坡着,浓密的树林形成一道铜墙铁壁。这一切与我们身旁的水坝连接,没有一点空隙,没有一点夹缝,有的就是繁华的树木与浓密的花海。这分明就是江南水乡啊!我们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地结束了我们的武当庙之行。
先前对朋友们宣称:武当庙上充满了我的足迹,没有我没到过的山头。
回家时对朋友们羞涩地说:爬了那么山,今天才算是真正的爬山——有远近高低各不同的风光,最重要的是有情趣相投的好朋友一起游山,爬山,品山,说山,悟山!
是啊,我爬山,要从今日开始!
 
 
发表评论:
载入中...
 

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最 新 相 册
我 的 好 友
载入中...
我 的 圈 子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