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被孩子雕刻——妈妈成长记
家庭教育 发表于 2012-7-30 12:59:00

被孩子雕刻——妈妈成长记 

 刊发时间:2009-08-27 07:55:08 中华读书报 

 

   一切要从头说起。我还没做好任何物质和心理准备,就糊里糊涂地结了婚,更要命的是,第二年就有了孩子。心态还停留在恋爱的女孩,身份已是准妈妈。这一落差造成了很多问题。而作为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独断、霸道、任性的毛病在所难免。有了这两条,百般毛病都酝酿了。 

  

 首先是心态。用老妈的话说,我哪像个做 娘的样子。不仅绝无中国传统母亲的经典造型:牺牲自我、吃苦耐劳、勤劳节俭、克勤克俭、任劳任怨,而且还跟儿子抢零食吃、争电视看、赌气、吵架、打架,不高兴的时候逼他就范,高兴了就戏弄他来取乐。结果儿子才2岁,就学会了一个骇世惊俗的词:调戏。造句是:“为什么大人总喜欢调戏小孩?做小孩真没意思。” 

  不熟悉的人看到我常说,哎呀,你这么瘦,是带孩子累的吧。我就笑,说,不是的,带孩子好玩着呢,就跟养了只小猫小狗似的,一点也不累。确实,成了母亲之后,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带孩子时都摆脱不了“好玩”的游戏心态。孩子是我的宠物。 

  最常玩的花招或游戏是:我开罪他以后,又故意要他亲我,他理所当然会拒绝;或者我问他更喜欢我还是爸爸,他当然也毫不犹豫地选择爸爸;或者我故意惹恼他,等他气急败坏地说:“妈妈走开!”时,我便慢悠悠掏出某一超级具有杀伤力的零食,慢悠悠道:“那……这个就不给你吃了”,或者“我到动物园玩去了。” 

  他自然后悔得肠子也青,脸也青,只有眼睛发红。我观察那小人儿内心的斗争和挣扎:既想坚持原则不理我,又经不起诱惑。在坚定和背叛之间游移,那样子很好玩。有时候,这个小倔头会忍痛不理睬我,有时候,他实在抵挡不住吸引,最后会妥协、会主动示好、改口央求我,同时默默的接受我的奚落:“咦,你不是要我走开吗?怎么又不硬气了?”我大获全胜地嘲笑他,再洋洋得意地“施舍”,有种征服的快感。 

  结果是,我最后抛出的诱惑越大,他的“痛苦”(或是欲望不得满足的痛苦,或是自相矛盾被嘲笑的痛苦)越深。而我是永远的赢家。 

  这样的游戏几乎每天都要演出好几回,我乐此不疲,渐渐的,小秒针拒绝我的次数比妥协的次数越来越多,他跟我也越来越不亲热。他常常会气恼的说:“妈妈是个坏妈妈。”我再用棒棒糖诱惑他改口说:“妈妈是个好妈妈。”在最初的几年中,我并不认为小秒针和我的陌生甚至敌意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现在回想起来,那“逗着玩”里有极可怕的东西。印象极深的一次,他突然一反常态,无论如何也不肯屈服,强硬道:“给我吃!”我自来吃软不吃硬的,倔脾气也上来了,就是不给。僵持久了,惊动了“高层”,老妈冲过来,从我手里夺过食物给儿子,他竟坚决不吃,只嚎啕大哭,把他平时最喜欢的食物摔在地上,一声声狂喊“坏妈妈!”“坏妈妈!”“我不要,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他大发脾气,手脚乱挥乱蹬,又叫又哭,掀凳子撕本子的闹了好大一会儿,几乎哭瘫了,也裂了嗓子。从那以后,他真的再也不喜欢吃那种零食了。 

  那天他的反常反应给了我极大的刺激。我突然意识到,我伤害到他的尊严了。为了吃点东西,他必须放弃自己的尊严、放弃自己(讨厌我)的立场。或者背叛自己换取食物,或者放弃食物损害自己。欲望和尊严,食物和人格,二选一,残酷的游戏。我想把孩子培养成为了生存卑躬屈膝的人、出卖自我的人?或者诱惑成唯利是图、见风使舵、没有原则、有奶就是娘的势利小人? 

  那一次之后,我就醍醐灌顶般顿悟并认定了自己的角色。孩子不是玩具或宠物,我也不是顽童或孩子。他和我一样是完整的人,而我是母亲,对孩子的人生负有责任。说来惭愧,我大学毕业了还不喜欢被小孩叫成“阿姨”,潜意识里赖着不肯长大。直到那一刻,我才面对了自己的成长,实现了角色转换。 

  由此,我进入为人母的第二个阶段,我终于不再“玩孩子”了,开始认真精心地扮演母亲角色。情况却更糟。他对我的敌意越来越深,我对他的不满和失望也越攒越多:他磨蹭、懒散、柔弱、怯懦、从不挑战自己、没有男子气,有困难就畏缩哭泣,被拒绝就屈服沮丧。我从小是孩子王,振臂一呼,周边几个单位院里的孩子应者云集,而他总扮演“跟屁虫”、“跟班”、“喽啰”一类的角色;我打架、爬树、上屋、翻墙、揭瓦、掏窝,无所不能,他连跳绳都不利落,动不动就自称“恐高”……一大堆毛病,没有一丝匪气、野性和霸气,一点不像我。 

  我决定好好磨炼磨炼他,逼着他爬软梯,一定要爬到最高。他爬到半空,四肢僵硬地吊了十几分钟。路边老太太见了都责怪我冷血,“孩子是你的吗?”,儿子顺势滚下来软梯。我冷着脸说,今天若不爬上顶去,我一定遗弃你。他哭着追我,死命拽我胳膊,说,那我爬,我爬还不行吗?破釜沉舟、哀兵必胜,这一次,他成功了。我乘机大声喝彩,他笑眯眯的昂了头,说,我还能再爬一次!我逼着他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作业,时间一到就不准再写,哪怕明天被批评。逼着他自己清理书包,出去旅游自己收拾公交卡、换洗衣物。缺了东西,牙膏都不借给他用。 

  一段时间下来,儿子明显有了改变——坏的改变,他确实能干了,却暴躁、易怒、没耐性,动不动就皱着眉大喊大叫,手工稍不顺利就往地上砸。“烦人”和“倒霉”成了口头禅,总带着怒气和怨气说话。他一发作,我就吼他。最后总是以我的咆哮和他的屈从结局。 

  第二次蜕变也缘于一次冲突。照例是他怒我骂,我厌恶那张暴怒的苦瓜脸,正要加倍发威,莫名地心下一动,摸摸自己的额头,好大一个硬疙瘩。再摸摸脸,处处紧张僵硬。猛然醒悟,孩子就是我的镜子,我看到的这张烂脸,跟自己的臭表情一模一样!他所有的坏性情,都是我耳提面命“教”的! 

  我开始修炼内功。只有把自己做好了,才能扮好别的社会角色:母或妻。我一点点调节自己,有意识地缓慢低声说话,感觉火气往外冒了就自动退场灭火。每有不顺眼的就想想其反面。柔弱的反面是重情,畏缩的反面是谨慎,琐碎的反面是细致。我近似自欺欺人地反复告诉自己,其实这个小家伙挺好的,什么都好。心理暗示绝对是有作用的。慢慢的,我就真觉得他什么都好了。凡我认为不好的,换着从他的角度一想,也统统能理解和原谅。我以前的一切愤怒,都源于他不是我希望他成为的那个样子,可是他为什么一定要是我希望他成为的那个样子呢?我又为什么一定要恨铁不成钢呢?世上有铁也有钢,如果是铁,就做块好铁,不就很好吗? 

  “改造”的欲望不那么强烈,改造的效果反而好起来。以前总嫌他不够好,放低要求后,他的每一点好都是多赚的,都让我开心。而这开心,也让他开心,让他放松。我真正体会到“柔能克刚”的道理。以前怒吼了n多次都不管用的事,悄无声息却迅速地转变了。周日,儿子竟悄悄起床做早餐,说,我想让你早上一起来就有东西吃。你昨天睡得很晚吧?对于我的晚起,儿子的意见一直很大,嫌浪费了他玩的时间。从何时起,他已经不再抱怨,反而关心到我的活动?他学会换位思考了,就像我一样。孩子真的是我的镜子。不同性情的孩子要用不同的教育方法,柔弱如吾儿,激将法显然不如盲目鼓励管用。哪怕是故作惊喜、假惺惺的“你竟然能……”,都比恶狠狠的“你为什么不能……”强。 

  我也许是个特殊个案。老僧说,前三十年看山是山,水是水;后三十年看山水都不是山水;到尔今,山水还是山水。我也类似,前三年没有作母亲的心,糟,后三年有了这心,更糟。如今做母亲的心在似有非有之间,才渐入佳境。如今我们家挺和睦,儿子和我还算好哥们。 

  (本文摘自《妈妈成长记》,陈洁著,福建教育出版社2009年1月第一版,定价:29.80元)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 标签:教育 
  • 发表评论: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

        

       
    载入中...